佛青活動點滴 香港佛青通訊 紐西蘭佛青通訊 活動地點說明
往首頁 佛教青年協會簡介
聯絡我們
雷音庫
法師開示篇
學術篇
福智學苑
佛經故事
金口玉言
史蹟篇
閒情篇
特稿
佛青活動點滴
雷音過去期刊
   

佛經故事
唐三藏玄奘大師畫傳 佛青資料室

一○九、曲女大會

  戒日王對奘師的大論,讚揚之餘,又恐其他國家小乘外道尚執迷守愚,便與奘師商定在曲女城作一公開宣論之大會,通令五印度沙門及婆羅門外道等來城集會,曉示大乘微妙之理,以絕其毀謗之心。亦可顯師盛德之高,摧伏彼等貢高我慢的心理。

  戒日王發出通令後,即與奘師出發赴會,如期來到曲女城會場,這次集會可真盛況空前, 五印度中有十八國王報到,大小乘僧到有三千餘人,婆羅門及尼乾外道則有二千多人,那蘭陀寺的千餘僧眾亦全都趕來集會。這些高賢中,多半是博通經論,富具辯才的大德,有的帶著侍從,或駕象、或乘輿,懸幢掛幡,一路上浩浩蕩蕩,充塞數十里間,真是車水馬龍,盛極一時。

  戒日王早敕會場,建起二座臨時宮殿,擬安設佛像及會眾,各殿可容千餘座。

  國王行宮在會場西面五里處,是日將在宮中所鑄之金佛像,安置在一頭大象上,上懸寶帳,為此去會場的行列中最莊嚴的領首,尤其戒日王本人作帝釋天王形,手執白拂侍在佛右,拘摩羅王則作梵天王形執寶蓋侍佛之左。都著天冠花鬘,垂掛瓔珞佩玉。又以二大象裝載寶花,一路上追隨佛後,隨行隨散,請法師及門師等各乘大象,次列王後,另外再用三百大象,由諸國王大臣大德乘坐。於左右道側,魚貫前進。直達會場門外,各令下乘,捧佛入殿,安置寶座,然後國王及法師等以次一一供養。


一一○、諭主昇座

   戒日王即時發令,首先請十八國王入座,再請各國高僧博通經論者千餘人入座,次請婆羅門等有名行者五百餘人入座,最後請各國大臣等
二百餘人入座,此外道俗均在院門外部安置,內
外入座後先設食供眾,食罷又以各式金器道具施
佛,並以三千上衣施法師及諸僧,一一施畢,再
施寶座,請法師昇登論主寶座,奘師稱揚大乘,
說明作論之意。又請那蘭陀寺沙門明賢法師宣讀全論,另又抄寫一本,懸置於會場門外,示一切人,並宣布若其間有一字無理,能難倒破論者,請斷其首為謝。這樣一直到晚上,竟無一人發言。戒日王
歡喜萬分,休會還宮,諸王及僧均退席各歸行次,法師與鳩摩羅王亦還自己行宮。翌日清旦,復來迎像送引聚集,如第一日。經五日後,小乘外道中見師毀其宗派,結恨欲謀害,戒日王獲悉後立即宣令,如有人暗傷觸法師者斬首,毀罵者截其舌,但申辯義理者不拘。令出邪徒方不敢動,如是經十八日,仍無一人發論。將散之夕,師更稱揚大乘,讚佛功德,立使無數人返邪入正,棄小歸大。王更重施法師金銀衣物,各國王亦各施珍寶,但師一律不受,王命侍臣,莊嚴大象,施一寶幢,請師乘坐,令大臣陪侍巡眾,師亦謙讓不行,乃持法師之袈裟代替,遍唱大乘義,大眾歡
喜,為師立下美名,大乘眾讚美為「摩訶衍那提婆」此譯為「大乘天」。小乘眾稱其為「木叉提婆」,此譯為「解脫天」。大眾都來燒香散花禮敬。奘師德音彌遠矣。


一一一、佛牙因緣

  國王行宮之西,有一伽藍,寺中供有佛牙,
長可寸半,其色黃白,每放光明。據傳佛牙來歷,有一段故事。

  昔迦濕彌羅國有比丘,因訖利多種滅佛法遠
避印度,今聞國已平定,乃杖錫旋歸,途遇群象
嗚吼而來,不得不昇樹暫躲,但巨象吸水灌樹,
以牙掘土,樹倒大象鼻捲比丘,置其背上負載而
去,至一林中見有一病象,大象引比丘手觸病象痛處,比丘細察原係一片竹刺插入肉內,乃為牠拔出,並引出膿血,撕衣為牠裹住傷口,象病立愈。諸象紛以花果供僧, 比丘食畢,見一象攜一金函奉
獻,諸象又載送比丘出林來到舊處,跪拜而去,比丘開函,乃一支佛牙,於是迎歸供養。戒日王聞迦濕彌羅有佛牙,親至界首請看禮拜,寺眾吝惜,不願出視,將之他藏,但該國王懼戒日王之威勢,到處尋覓,找到後呈王,王見深生敬重,
竟恃強奪歸供養,這是佛牙在此的一段因緣。


一一二、無遮大施

   奘師於散會後,與戒日王同來此寺,瞻禮佛牙,王以鑄造的金佛像衣錢等均付囑該寺,令僧守護。

  奘師先辭那蘭陀寺諸大德,又向戒日王告辭
欲歸,但王在缽羅耶伽國兩河間立大會場,每五
年一次,作無遮大施,請五印度沙門,婆羅門及
貧窮孤獨者受施,每期七十五天,過去已施五次,今欲作第六次會,請師暫留隨喜參觀。師歡喜接受。

  師隨王發引向缽羅耶伽國,大施在琲e與閻那河之間,周圍十四五里平坦如鏡,古代諸主均在此行施,謂無遮大施會(露天無遮蓋之意)。

一一三、慇勸送別

  玄奘大師參觀無遮大施會後,即向戒日王告
辭欲歸,戒日王聽了對法師說:「弟子方欲與師
共揚佛法,何必急著要歸國呢!」於是又留了法
師十餘日。瑜摩羅王聽說法師要歸,也慇懃致意,對法師說:「師如能住弟子處受供養者,當為師造一百寺。」法師見諸王仍不瞭解,於是懇切地說:「中華離此甚遠,雖聞佛法梗概,但猶嫌不足,故西遊求學,學成則應速歸,以慰本國諸賢思渴之誠, 所以不敢在外多作耽留。經云障人法者,當代代無眼,若留玄奘,則使彼無量行人失去聞法的利益。無眼之報,能不懼怕嗎?」戒日
王知師歸意甚堅,乃說:「弟子是慕重師德,希望能常常瞻拜待奉,既然有損眾人法益,亦不能強留師了,但不知師從何道而歸,如取道南海,當派使者相送。」

  法師對國王盛意,非常感激,但他因出國時曾經高昌國,與高昌王有約,在歸國途中,將往一見,故須向北路返國。於是戒日王即命人準備資糧,並施金錢等物,鳩摩羅王亦施眾寶,但法師皆婉謝不收,只受鳩摩羅王的一條粗毛披肩,以防雨水。於是告別大眾,王與諸人均設餞送行數十里始歸,臨別分手之際,大家都黯然嗚噎,不能自已。師將經像等附在北印度王烏地多軍鞍上漸進,戒日王更附托烏地王大象一頭,金錢三千,銀錢一萬,供給法師旅途所需, 別後三日,戒日王更與鳩摩羅王、跋吒王等各乘輕騎數百,追上來再度送別。更遣達官四人在法師所經諸國,先送書關照,直至漢境。慇懃之情,令人感激!

一一四:乘象渡河

  奘師等一行自缽羅耶伽國出發向西南,在大
林野中行七日到憍薩彌國,禮劬師羅長者施佛園
聖跡。復與烏地多王向西北行,一個多月中歷經
數國,沿途重禮許多聖跡。又在毗那拏國都城停
留兩月,遇到師子光、師子月二同學講俱舍攝論
唯識論等,都來迎接,師至又開講瑜伽決擇及對法論等兩月,直至辭歸。又西北行一月餘,至北
印度王都,復停一月,烏地王派人引送法師西行二十餘日。

  當師行至信度大河,河寬五六里,經像及同行者坐船而進,師則乘象涉渡,將至中流的時候,忽然風波亂動,船將覆沒,失去了五十夾的經本。這時迦畢試王聞法師至,親自到河岸歡迎至一寺駐錫,停留五十餘日,更派人去烏長那國抄寫失落的經卷。

  迦濕彌王聞師漸近,亦遠道親來參禮,竟日方歸。

(擷取自《唐三藏玄奘大師畫傳》─ 朱斐編,華成書局印)

(待續)